文本:Theia 序章/The Prologue

Scene4 狼心佣兵团什么的,到达雅典

三年前的浩劫之后,雅典就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城市。
国王失踪,雅典上层争力,国家陷入混乱。——大概正如操纵者希望的那样。
看准这个机会的宿敌——合众国来得恰到好处,他们用武力来干涉雅典的政治。
而掌握兵权的贵族却开始解散军队,同时签订了这样一个条约。
——将整个南方王国划为合众国的一个州。

如果剧本就这么和平地进行,我也不讨厌。
但现在的局面我却不能容忍。
合众国以受到多起恐怖袭击为由,对毫无还手之力的雅典日渐苛刻。——不管这些「恐怖袭击」存不存在,不管指使者是谁——真正愤怒的民众终于开始反抗。
合众国也终于开始了。

我们毫无悬念地失败。自此,雅典被封锁。
侥幸逃出来的我们,只能从零星的偷渡者口中得知雅典的现状。

三年了,我作为希露斯的「狼心佣兵团」的副团长和仅有的两名成员中的一个,在雅典的近海以佣兵的名义勉强活着。
两个人的佣兵团为什么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都是因为她太强了吧。
不过这些年我也成长了很多——至少,能和她并肩战斗了。

这次的委托,来自一个叫「还原者」的组织。报酬丰厚,但是极度危险。
希露斯之所以接受这一次的委托,大概不仅仅是为了报仇吧。——对方的承诺是,这次的行动能改变雅典。
——所以我们才能再次来到这个城市。

(克拉提诺斯)「想不到能这么顺利地进来。」
再一次踏足雅典的我不禁这样感叹。
太顺利了。就连太过顺利本身产生的异常感也没有。
(希露斯)「多亏了对方提供的情报。」
(希露斯)「接下来就是去教堂找接头人了。」

多亏了对方提供的情报……吗?明明连任务详情都不提前告知。
(克拉提诺斯)「果然还是觉得这个「还原者」太过可疑。真的没问题吗?」
(希露斯)「有这样的报酬的话,我可是连死都不怕的哟!」
(希露斯)「再说,如果发现这是一个陷阱,或者他们图谋不轨的话,那就把他们的计划全部粉碎不就行了?」
(克拉提诺斯)「一如既往地这么乱来啊。」
(希露斯)「这样啊。」
(?)
(希露斯)「提诺——怯场了吗?」
被不怀好意地打量了!
(希露斯)「如果你逃掉了或者死掉了的话,我可是要独吞掉所有报酬的哦。」
(克拉提诺斯)「怎么可能!」

快到午夜了吧,两人散步般穿行在城市中。
实行宵禁的城市中,只听到两人的脚步声。
不知道是危机的前兆,还是单纯的幸运?

(希露斯)「呐。」
被突然发话的团长下了一跳。
(希露斯)「今后打算怎么办?」
(克拉提诺斯)「哈?」
我没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
(希露斯)「因为我们的行动,雅典变回原样的可能性也存在着。」
(希露斯)「如果雅典恢复了正常,你会回到以往那样的生活中去吗?」
以往的生活?脑海中渐渐浮现了一些过去的影像。模糊不堪的和平的雅典。
对于这样的可能性,我又会怎么办呢?
[选项: 1、还没想好 2、和希露斯一起战斗下去]

[选1的分歧]
(克拉提诺斯)「谁知道呢?」
过去的生活方式,已经记不太清楚了。
对于未来,我也不能确信。
有人说过,未来是只存在于预测、幻想、憧憬中的事物;而过去也仅仅是被人写下、或者被自己写在脑海中的故事而已。一个是天上的月亮,一个是水中的轮廓。
只有现在才是真实的。所以,以后的事情,还是留到以后再考虑吧。

(克拉提诺斯)「再说,雅典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恢复原样。国王什么的也不会突然回来。所以还是趁现在战个痛比较好。」
这样补充道。
(希露斯)「这样啊……还是老样子呢。」
她小声地呼出一口气。

[选2的分歧] //希露斯+1 嗯这个在本篇里面不能叫好感度
(克拉提诺斯)「这不是早已决定好的事吗?」
从什么时候起,下定了这样的决心呢?
她露出了一丝惊异,看向我,我只能故作无奈地笑了笑。
想必已经好好地传达了吧。

(希露斯)「是吗?果然在佣兵团里,你是不可或缺的呢。」
希露斯突然向前一大步,站住。
然后转过头来。
(希露斯)「谢谢!」

爽朗的笑容。
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楚,她大概脸红了吧。/
(希露斯)「我是说……今后也请……多多指教了。」
好像触到了什么奇怪的开关,我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。

[分歧结束]
之后的一段时间,希露斯没有再说话。

1 thought on “文本:Theia 序章/The Prologue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